主页 > W迈生活 >一州一果(二):里外是宝药效高‧郑坤明与豆蔻为伴50年 > 正文

一州一果(二):里外是宝药效高‧郑坤明与豆蔻为伴50年

一州一果(二):里外是宝药效高‧郑坤明与豆蔻为伴50年话说,豆蔻种子在东印度群岛越洋来到槟城后,却只肯在被喻为香料小山城的浮罗山背落地生根开花结果,这幺多年来小山城成了豆蔻的重要产地。豆蔻,不但成了槟城最重要的土产,也因为里外都是宝,药效极高,近10年来身价看涨。豆蔻被称为“来自天堂的种子”,槟州政府更倡议将豆蔻水列为官方饮料,让豆蔻的身份顿时变得高贵起来。因此,要数槟城的名产,豆蔻一定名列前茅。16世纪,香料之一的豆蔻是抢手的经济商品,葡萄牙、荷兰与英国为了它不惜艰辛远道而来,浴血争夺。香料是冲突、屈辱,是引进西方殖民强权的无辜祸首。百多年前,原产地在东印度群岛的豆蔻种子被英殖民政府引进槟城,但它只选择在被喻为香料小山城的浮罗山背生根茁长,成了东南亚重要的豆蔻产地之一,也因此而闻名海内外。浮罗山背小山城与槟岛市区各据一方,要到这个山城必须越过曲折的山路。除了山路,还有海路。驱车进入浮罗山背林中的双溪槟榔,找到了这位与豆蔻结缘足足半世纪的豆蔻达人郑坤明。他16岁就协助父亲打理义合豆蔻厂及果园的家族生意,一直到今日(週三,7月15日)66岁,他在果园里走过了黄金50年。腌豆蔻四种包装和豆蔻为伴半世纪,让他几乎与豆蔻融为一起,我想没有谁比他更适合阐述豆蔻在浮罗山背50年来起起落落的历史了吧!郑坤明非常朴实好客,一下聊开了果园的历史,原来,郑氏家族的义合豆蔻厂前身是橡胶园,后来改种了榴槤树,豆蔻则是为不浪费空间而栽下的副产品。早年,郑坤明的父亲一边经营榴槤园,也不放过任何做生意的机会,初期,还向人收购豆蔻,腌製成零嘴(鹹酸甜)。没想到,鹹酸甜的生意奇好,他们只要在浮罗山背转一圈,就赚了几百块。接着,他们将鹹酸甜卖到学校及杂货店。“当时我们一包才卖2仙,有时槟城市区学校一来就订2000包。”一直到70年代全国最大超市集团“英保良”的出现,义合豆蔻开始转型,他们将豆蔻包装出品,供应给“英保良”集团。当时豆蔻分作四种包装,一、削皮破开一半;二、切成四块;三、留皮切片;四、豆蔻丝。义合豆蔻厂的全盛时期维持了20年,随着英保良在1997年宣布破产后,他们唯有自寻出路,开发其他市场,如把产品推销到旅游胜地等等。郑坤明说,义合的豆蔻产品,原料有70巴仙是向别家收购,自营的果园只提供了30巴仙的豆蔻。鼎盛时期,每天有四五辆罗里将豆蔻运来,把走廊堆得水泄不通。由于豆蔻不能久放,一下货,数十名工人就忙着削皮,每人不停地削上50公斤。当时,他们还不懂得将豆蔻泡盐水储存的技术,奉行週三事週三毕的原则,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由于製程全靠人手完成,郑坤明的双手,已被年月磨起了一层厚厚的茧。多年前,他曾引进机器代替人手操作,但成果粗糙,为了品质,郑坤明不得不放弃省时省力的机器代工。人手削皮的工夫繁琐,代工必须非常细心才不会弄伤果实,90年代后,郑坤明的孩子们都另有出路帮不上忙,他唯有改找家庭代工,把豆蔻载到家家户户去,让他们削了皮才载回来加工,非常辛苦。义合豆蔻远近驰名,游客官员都会自动摸上门,还有一些学校组织,或一些团体也会到来参观。製药油治风湿疼痛豆蔻地位攀升豆蔻全身上下都有经济价值,除了果肉可以做鹹酸甜,果仁还可以提炼成药,花瓣可製成香料,还可将豆蔻搾汁喝,且具有药效,难怪豆蔻近年来地位不断攀升。问郑坤明为甚幺又懂得抽丝剥茧,擅用豆蔻的全身。原因很简单,为了不浪费,郑坤明从豆蔻身上发现了很多可能性。他说,当初他只知道豆蔻可以止渴和帮助消化,“没想到来参观的中国农业部长拿了豆蔻回去化验后,告诉我豆蔻还可以帮助驱风,对腰酸背痛疗效很好。“我做了豆蔻汁多年,也是最近这两年市场才出现大量的需求。去年,我们在庙会卖豆蔻汁,準备了50公斤也不够,没想到反应会那幺好。”80年代,郑坤明听从小舅的建议,将嫩果提炼成豆蔻油,擦拭患处可减轻风湿疼痛或胀风,豆蔻膏则用来防蚊驱蚁。为寻接班人苦恼这一片果园,是郑坤明的父亲领着他们四兄弟一起合力拚出来的成果,直到父亲退休后,由郑坤明接手,带着弟弟闯天下。但是齐心合力发展果园的时期不长,在90年代,弟弟们都选择全身而退,各闯天下,留下他独自撑着,心中有说不出的无奈。由于孩子的学业成绩斐然,一个个学有所成,郑坤明虽老怀宽慰,但却一直为接班人问题苦恼,后因小儿子不想继续升学,愿意协助郑坤明打理生意,接班人总算有了着落。但是好事多磨,小儿子却在30岁时患上血癌过世。至今,郑坤明仍难掩心里的悲伤,指着墙上的照片表示,连唯一可以帮忙的也走了。其他学徒则嫌工作辛苦,多做不长久,接班人的希望频频落空。直到最近,有机构上门表示有意收购。他不讳言,如果最后做不来了,他唯有选择放手了。与榴槤情同手足原来豆蔻只要种植5年后,高约5尺就会有收成,虽然每年的3月及9月是採收季,但其实豆蔻天天都可以採收,因熟的嫩的都有用途,这也使豆蔻迅速成了榴槤园主主攻的另一个副产品,几乎与果王同等重要。“很奇怪的是,豆蔻只肯在双溪槟榔、浮罗文汀、浮罗勿洞、班底亚齐等五个地方开花结果。”郑坤明笑着说。更特别的是,榴槤和豆蔻还可以在同一片土地上互相依附,情同手足。“豆蔻可以在榴槤树旁边生长,虽然如此,它却能茁壮高大,两者毫无冲突。”郑坤明透露,90年代时期,豆蔻变得逐渐重要,当时,政府为了打造浮罗山背成为主要产地,还赠送豆蔻秧苗给浮罗各个园主,积极“催生”。最近十年,豆蔻依然有价。“20年前,豆蔻深受华人喜爱,现在反而是马来同胞爱吃,他们还懂得使用豆蔻油及豆蔻膏了。”豆蔻难服侍不要以为只需往泥土里丢下豆蔻子,豆蔻就会自动生长,原来,豆蔻不只高傲地自选落脚地,它也还不容易“服侍”呢!豆蔻达人郑坤明今天无私教路,豆蔻子要选大颗的,再埋进沙子里,不是泥土。种子依附在不易潮湿的沙子里,约两週后发芽,接着,再将它移植到泥土中,但这还没结束。“我们还要用一年的时间为豆蔻强身健体打稳基础,才能移植到山上,种在排水良好的斜坡上,移植时不能用斧头去挖掘,因为它的根是很脆弱的。”郑坤明在树下伸手拨出了一些细细的小树根,只要轻轻一折就断了。他说,採豆蔻时,也只能用类似捕鱼的网捞,一颗颗勾到网里,不能让它掉到地上,否则,豆蔻的外皮就会像苹果一样烂掉。看着树上结着纍纍的果实,心想豆蔻树的种植可是一门大学问哦!/副刊‧报导:许柳青‧2009.07.14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