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迈生活 >哲学家约翰·基恩:我们对民主的理解过时了 > 正文

哲学家约翰·基恩:我们对民主的理解过时了

哲学家约翰·基恩:我们对民主的理解过时了
政治哲学家基恩是悉尼大学和柏林社会科学研究中心政治学教授,被英国《泰晤士报》列为在英国最具领导地位的思想家和作家之一,称其作品有「世界性的影响」。他的着作《生死民主》中文版于去年10月在中国大陆出版,在这本书里基恩为「民主」立传,他对「民主」进行了一次全面的考察,讲述民主制度的兴衰生死。
20世纪的民主意味着选举、议会、政党和人民代表,21世纪的民主基恩认为会更加複杂多变。媒体、互联网、人权组织、非暴力公民抵抗运动、公益诉讼和非政府组织,一系列自下而上的权利监督机制将在民主建设中扮演举足轻重的作用。它们监督着政府的一举一动,官员的廉洁和腐败,权力的分配和滥用。基恩称之为「监督式」民主。
日前,基恩在上海进行一场公开讲座,同时接受了访问,讲述了他的新书以及他眼中的「民主」。
[otw_shortcode_dividermargin_top_bottom=”30″text=”写作《生死民主》的初衷是什幺?”text_position=”otw-text-left”][/otw_shortcode_divider]
一个半世纪以来,还从来没有人写过一部关于民主的通史,我感到非常吃惊。最后一位写民主通史的作家叫内厄姆·卡本(NahumCapen),来自19世纪的美国。卡本认为民主是一个来自上帝的理念,慢慢地渗入人间,而这个理念在内战后的美国身上得到了最好的体现。卡本对民主的解读让我产生了兴趣。
在我研究民主的同时,小布殊正在準备入侵伊拉克。布什对伊拉克战争的诠释和卡本很相似——因为民主是天赐的;因为美国要保卫民主;因为我们要让民主遍布世界每个角落,所以「我们要把民主带到伊拉克。」
这让我很担忧。这种对民主的误解,将民主过分简单化,让我决定开始对民主进行研究和写作。我以为这会是一个很短的课题,没想到一写就是十年。《生死民主》描绘的是一个「新」的民主史,让读者能把「眼睛放在脑后」,更加清醒地看待这个複杂的、奇妙的民主历史。许多有趣的故事、人物、思想在这当中涌现。当然这些民主大都以失败告终。希腊的民主帝国被亚历山大大帝征服,美国几乎在19世纪的内战中自我毁灭,法国大革命以军事上的失败告终。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是——美国是否正在走向衰亡?这也将对民主的未来进程有很大影响。
写《生死民主》的一个初衷可以这样概括:对过去的无知让人误解当下,对当下的误解让人看不清未来。通过这本书,我想说自由民主(liberaldemocracy)这个词彙正在慢慢过时,成为一个殭尸词彙,儘管无数美国的政治学家仍然在使用这个词彙。但是,印度不是自由民主国家,南非也不是。它们是另一种民主。历史能让我们对当下的新事物和现象,以及未来的可能更加敏感。
[otw_shortcode_dividermargin_top_bottom=”30″text=”为什幺需要民主?”text_position=”otw-text-left”][/otw_shortcode_divider]
推行民主的理由并非一成不变。当我们细看雅典的民主时,虽然那时没有民主理论家,但是通过现存的演讲、剧作、诗歌,会发现他们认为民主是雅典军事强盛的基础,这是雅典人们需要民主的主要原因,这非常奇怪。
当我们再看现代废除奴隶制运动中的那些民主党人士,他们说民主是上帝赋予的,当你问是哪个上帝,他们会说是基督教上帝,你若深究一下,其实是新教上帝。
上世纪20年代,孙中山在广东举办的演讲中宣告民主降临中国,成千上万的人聆听了他的演讲。孙中山认为有一种历史进化论,证明了历史站在民主的一边。民主起源于东方,兴起在西方,又将再次回到东方。这些不同的解读让我相信,民主的含义随着时代在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