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迈生活 >哲学家靠经验能走多远?鲁克莱修之矛和宇宙论论证 > 正文

哲学家靠经验能走多远?鲁克莱修之矛和宇宙论论证

哲学家靠经验能走多远?鲁克莱修之矛和宇宙论论证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鲁克莱修(Titus Lucretius Carus)是古希腊的诗人,用诗作阐述自己对宇宙的看法。在他遗留的着作里,有一个看法引起大家注意。鲁克莱修相信宇宙是无限大的,这并不稀奇,稀奇的是他为此提出的论证,妙到近乎嘴砲。

鲁克莱修之矛

首先,鲁克莱修之矛是反证法:先假设自己要推翻的说法,然后证明从这说法可以导出矛盾。

再来,这个反证法的守备範围扩及任何你可以想像的宇宙边界。你不能说:好吧,鲁克莱修你说的对,不过这只代表我刚刚以为的那个边界不是边界,我们可以再往前走个一公里,搞不好就会碰到真正的边界了!这个说法行不通,因为就算你真的走完一公里,指着第二个你觉得是边界之处,鲁克莱修只需要把他的论证重讲一次,就可以再度证明这次你找到的依然不是边界。

当然,要建立鲁克莱修之矛这个论证,我们不用真的辛苦跑到边界旁,然后开始丢东西测试。这就是思想实验(thought experiment)的好处:理想上,哲学家只要窝在沙发上,用一些具体的假想情境思考宇宙边界的可能矛盾之处,就有机会证出些东西来。

鲁克莱修之矛的论述相当具体,很有吸引力,不过现在应该很少人认真觉得它有道理。以上述整理来说,最容易看出的瑕疵在前提(2):你怎幺知道标枪到达宇宙边界时,除了穿过去和弹回来之外,没有第三种选择?

我们都经验过墙壁,知道东西往墙上丢会弹回来,但事实上没人去过宇宙边界,所以没人知道丢东西过去会怎样。假设说,在到达你认为的「宇宙边界」的那一瞬间,矛消失了,然后在消失的位置出现了一杯冬瓜茶朝我们飞回来,我们除了有东西喝,依然无从得知发生了什幺事情,并且也很难依此推论眼前的「边界」到底是什幺。

另一个常见的回应,指出鲁克莱修之矛有个错误预设:如果宇宙没边界,宇宙就是无限大。我们其实可以科幻地想像「没边界且有限大」的空间:假设一个空间,由传送门包围,你从这个空间的最右边走出去,会从最左边回来,那这个空间的大小有限,但没有边界。这类想法常用的类比是球体:地球表面空间有限,但没有边界,我们可以一直往东移动,最后从西边回到原点。

不管是前提(2)的「第三种选择」问题,还是「没边界就是无限大」的问题,我认为,都是出于人类用自己的经验推论,结果推论过头。

人类生存在物理空间当中,我们很熟悉身边的空间和事物,我们知道看起来没东西的空间可以填东西、可以走过去不被挡住,我们容易认为,如果物理空间有边界,边界的互动表现应该也会跟我们身边这些空间一样,但我们其实不确定事实上是不是这样。

鲁克莱修之矛的错误,在于高估了我们自己对空间边界的理解,接着我们来看看哲学史上另一个好玩的论证,它的问题在我看来,是高估了我们对时间边界的理解。

上帝是否存在,是宗教哲学的重要问题:有没有一个全知全能全善永生不灭的超然事物,可以解释宇宙万物的存在?

在现代,一些哲学家把这个问题当成在逻辑和概念方面练手的题目,然而回到哲学还在担任神学奴僕的中世纪,有些哲学家们试图论证上帝存在,并不是因为他们认为上帝存在需要证据支持,而是因为他们认为,用逻辑研究上帝,是对上帝表达敬意的好方法。

两千年来,哲学家生产了一大堆支持上帝存在的论证,有的诉诸道德,有的诉诸世间万物的複杂。这些论证当中有一个类别,强调我们必须预设上帝,才能说明宇宙的存在。

宇宙论论证

当然,宇宙论论证本身没说这个事物是不是上帝,但是这事物必然存在又可以创造宇宙,总不会是冬瓜茶吧。

如同所有哲学论证,宇宙论论证受到很多批评。一个常见的说法主张说:

前面讨论鲁克莱修之矛,常见的批评提醒我们不要高估自己对空间边界的理解:你以为我知道把东西往边界丢是什幺情况,其实我不知道。

上面这个对宇宙论论证的批评,则提醒我们不要高估自己对时间边界的理解:我以为我知道时间开端(如果有的话)的第一批事件是怎幺回事,其实我们不知道。

至少以我整理的这些粗略版本来说,这些论证在现在看起来很粗糙,甚至有点愚蠢可笑:怎幺会有正常人以为自己能拿日常经验去类推空间和时间的极限?然而我们也必须知道,要探索未知,用已知来猜测未知,有时候是必然手段。而人类知识的前沿推进,一直靠的是有人勇于探索未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