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L生活城 >企业变革催生跨界收购 去年并购交易规模第3高 > 正文

企业变革催生跨界收购 去年并购交易规模第3高

有电讯运营商寻求成为电视网络及电影工作室掌门。又有主要软件公司收购全球最大社交网络之一。还有智能手机生产商拿下可联网汽车音频扬声器生产商。2016年的大型交易具有空前变革意义。

全球一些大型企业不甘被疲弱经济增长局面拖后腿,广为寻找新的扩张渠道,从而促成了一笔笔与其核心业务沾边领域的重大收购交易。受此推动,2016年成为有史以来并购交易规模第3大的年份,仅次于2015年和2007年。

摩根大通并购业务全球联席主管克里斯温特利斯卡称,「企业在重塑自我,以新的方式审视自身业务,揣摩他们如何去猎取业务,同时又避免成为猎物,这就打开了交易流的闸门。」

在这些具有转型意义的交易中,有今年最大一宗并购案,即美国电话电报公司以854亿美元收购时代华纳,后者旗下资产包括TNT、CNN、HBO等有线电视频道以及华纳兄弟电影公司。

其他这类交易包括软件巨头微软以262亿美元收购专业社交网络领英,韩国三星电子以80亿美元收购汽车电子配件製造商哈曼国际工业。

花旗北美并购主管顾曼表示,「科技影响实业的步伐以及更为传统的行业部门之间趋同,从未像现在这样处于人们思想的前沿」。2016年末涌现一波大规模收购交易,使全球全年交易总额达到自金融危机以来第2高的水平。儘管出现了政治动荡,而且监管审查加强,但企业的併购胃口不减。

第4季交易最繁忙

第4季度的併购活动达到1.2兆美元,成为2016年交易最繁忙的时期。中资收购在前些时候放缓被10月份宣布的全年最大交易抵消:AT&T以1080亿美元协议收购媒体集团时代华纳,包括债务。

《汤森路透》数据显示,2016年全球并购总额为3.6兆美元,比前年创纪录的4.37兆美元降低了17%,但足以使2016年交易总额达到自2007年以来第二高的水平。

推动并购活动的因素包括置身于不断整合的行业中的企业寻觅增长,以及企业能够以有吸引力的利率获得借款。

超过50亿美元的大型交易,以及美国较高水平的活动,是过去2年收购繁荣的主要特徵。但这两个类别在2016年都出现同比下降:大型交易的总额下降近1/3,至1.4兆美元;美国公司的併购总额减少了18%,至1.65兆美元。

监管苛刻 2040亿交易撤回

儘管2016年全球突显地缘政治不确定性,并且英国公投退欧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等意外事件的发生更是加剧这种动荡,但全年的跨境并购活动依然佔到总体并购交易的近40%,反映出公司继续将业务触角扩展到它们的核心市场之外。

美国银行的欧洲、中东和非洲并购业务部主管路卡费拉里说道,「在审视一宗交易时,不可能不考虑所谓的政治不稳定问题,还将有别的公投和选举有待举行。」

以农业部门为例,该领域整合加速,德国药品和农药製造商拜耳斥资660亿美元收购美国农业生物科技公司孟山都,中国化工集团则以430亿美元巨资收购瑞士种子公司先正达。

中国的对外跨境收购案总计达到2210亿美元,较2015年创下的纪录1090亿美元增长了逾一倍,其中的近1/3发生在美国,突显出中国这个亚洲成长引擎正在极力获取更多的资源。

中国在美国进行的收购交易总值较2015年跳涨841%。

高盛的全球并购部门主管之一盖尔贝托柏兹说,「亚洲公司在追逐交易方面表现出更坚定的决心,主要是因为他们想获得本身所缺乏的那种全球经营规模和各种专业技能。」

与以往一样,部份交易的目的是为了扩大规模或者寻求成本协同效益。

此类交易包括加拿大燃气管道运营商Enbridge斥资280亿美元收购Spectra Energy、以及德国工业气体集团Linde与美国Praxair规模超过650亿美元的合併案。

瑞士信贷全球并购业务联席主管罗宾然金指出,「很多这种交易完全就是业务整固,意在主动出击巩固自身的地位。」

审视眼光更严苛

当然,并非所有已宣布的併购交易都能走到最后,因为在最近一波并购潮之后,监管机构和政界人士的审视眼光变得更加苛刻。

製药商辉瑞在美国财政部出台打击税负倒置交易的新规后,放弃以1,600亿美元收购总部设在爱尔兰的同业艾尔建。

该交易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税负倒置计划。

再比如,办公用品连锁供应商史泰博和同业欧迪办公也取消了63亿美元的合併计划,因美国一名联邦法官基于反垄断疑虑而予以阻挠。

这两件交易都是在去年宣布的。

巴克莱全球购併主管盖里波斯德纳克表示,「2015年,企业在开展战略并购方面变得格外积极,他们觉得这样做势在必行,在这样的背景下,从交易风险角度来看,企业愿意接受挑战。」

2016年撤回的全球购併交易总金额为8040亿美元,因有更多的企业遭遇这类阻碍。

瑞银美国购併共同主管Marc- Anthony Hourihan表示,「你不能把所有的赌注都押在最大型的交易上,这种做法往往会犯错。」由于股市上涨提高了估值预期,让买卖双方更难就价格达成一致,因此并非所有希望达成的交易都赶得上董事会会议。

美国社交媒体公司推特的求售企图最终功败垂成;同时美国工业巨擘联合技术拒绝了对手霍尼韦尔达907亿美元的出价。

中国跨境併购翻倍

凯易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萨基斯杰比安表示:「2015年好几笔巨额交易主导格局,2016年我们看到了更加持续的交易流,这有利于业务。」

英国在6月意外投票退出欧盟以及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暂时阻碍了交易,但杰比安说,一旦企业董事会克服了震惊情绪,一切就恢复了正常。

中国交易额暴增

中国企业在2016年成为跨国并购领域的一股重要力量,在交易总额中佔到2200亿美元,几乎是2015年的两倍。

中国化工斥资440亿美元协议收购瑞士农业综合企业先正达,刷新了中国企业最大境外交易的纪录。

来自中国和日本的跨境收购兴趣,帮助支撑了欧洲交易总额,这一数值下降14%,至7450亿美元。

然而,中资收购报价激增,在欧洲和中国都引发了反弹,这可能使2017年的交易撮合活动复杂化。

摩根大通全球并购联席主管埃尔南克里斯特纳表示:「中国买家的询价率仍然很高,但西方卖家在全面投入并购事宜之前,日益倾向于审视自己获得国外以及当地监管部门批准的能力。」


相关阅读